降压药物服用有诀窍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12-18 20:46

   按照2018年China高血压防治指南,血压超过140/90毫米汞柱定义为高血压,血压在120毫米汞柱~139毫米汞柱/80毫米汞柱~89毫米汞柱之间则定义为正常高值血压,正常血压则应不超过120/80毫米汞柱。但是否每位高血压患者都需要把血压降到理想的正常血压水平,取决于两方面的因素,即临床研究的证据和患者的可耐受性。

   证据的积累时间并不是很长,人类对于高血压危害的认识是从20世纪40年代末开始的,针对血压从什么水平开始降以及降到多少的探索是从1960年代末开始的,总体趋势是降压目标越来越低。近期United States的一项研究发现,将收缩压控制到120毫米汞柱能最大限度降低心血管并发症和死亡的风险,且不良反应可以耐受,但这项研究因为血压的测量方法和通常的诊室血压测量不一样,引起国内外的广泛争议。后续欧洲和国内学者更多的分析显示,对于大部分的高血压患者,收缩压降至120毫米汞柱~130毫米汞柱最能够获益,但对于65岁以上的老年患者,则不适合降得过低,尤其是80岁以上的老年高血压患者,建议降至150毫米汞柱以下。

   耐受性的问题显得愈发重要,主要原因在于血压目标越来越低所导致的不可耐受治疗导致停药事件的发生,这样会造成患者长期暴露在不服药状态,从而增加因血压不能有效控制所致的并发症的增加,因此,如何拿捏血压降低低限也成为高血压精细化治疗中需要权衡的另一面。总体上,虚弱的老年患者不适合过度降压,这方面需要医患密切沟通,确定一个平衡点。

   近期,欧洲心脏病杂志发表了一组Spain学者做的研究,即发现临睡前服用降压药物比白天服用降压药物更能改善长期预后,国内很多媒体有报道。长期以来,关于何时服用降压药物,即早晨还是晚上服用药物,一直有很多讨论,也有一些研究。笔者早年也曾注意到Spain这组学者的一些文章,研究不同降压药物的服用时间,这些研究的结果都一致,即晚上服药比白天服药更能有效降低血压,笔者曾与欧洲高血压指南委员会的撰稿专家讨论过这个问题,他们指出,Spain的这组人的研究结果并未被其他研究所重复出来,包括近期在United 金dom采用同样设计的研究,因此指南委员会不采信他们的研究结果。

   在笔者看来,除非是一些非常特殊类型的高血压,即由于神经系统病变导致的卧位高血压,有必要晚上服药,以及使用α受体阻滞剂治疗高血压以外,在广泛使用每天一次的长效降压药物的几天,并无必要晚上服用降压药物,如果有夜间血压控制不良,主要应查找致病原因,并非简单改变服用药物时间。

   经常有患者提出,我有高血压,但我不想用药,因为一旦用药就停不下来了,长期用药的副作用很大。这种心情笔者非常理解,“是药三分毒”,这是非常古老也很朴素的观点。笔者也经常跟患者做这样的沟通,即需要抓住主要问题,如果血压很高,且不能有效控制的风险是巨大的,可能数年内就会出现严重的并发症,这样无论对个人、家庭还是社会,都会造成沉重的负担,目前常用的降压药物较早期的降压药物副作用已经是天壤之别。打个简单的比方,不用降压药物,心脏和大脑只能再用5年~10年,用上降压药,心脏和大脑可以用20年~30年甚至更长,但“伤肝伤肾”是50年~60年后的事,轻重缓急也很清晰了。当然对于轻症低中危的一级高血压患者,我们采用改善生活方式的治疗通常也能使很多患者的血压恢复正常,并不一定要马上用药。

文章评论